于月奎书法艺术网--于月奎书法艺术网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动态 书法 绘画 摄影 散文 随笔 诗歌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散文 >> 浏览信息  
  欢迎访问于月奎书法艺术网
信 息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信 息
岠嵎山风光
绘画作品-花卉系列
国庆60周年于月奎书法...
2009年的第一场雪
秋草这边独好
书法作品
通会之际 人书俱...
书法作品
家乡的早晨
苏州杭州黄山风光摄影作品
网 站 调 查
 
 
怀念小山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1-10-8   作者: 于月奎   来源: 原创   录入:于月奎

怀念小山
 
    小山,官名金牛山。我们叫它小山。夏日午后,从东方大厦南望,有丘林蔚然而起,那就是小山的所在。
  蜗居久了,人就习惯了安静,安静地读书为文,安静地思考人生,安静地回首往事。
月圆月缺,洒满记忆的小山屡次与我擦肩而过。今夜无月,街灯却很明亮,突然想一个人在这样的夜晚去小山走走。
  屈指算来,有大半年时间没有去小山了,小山还会为我保留原貌么?我还会熟悉着那条小路么?还会嗅到紫花地丁的清香么?
  怀揣熟悉的影像,走向小山。
  曾经小山北坡延伸的长廊,竟然建起了宽广洁净的大理石地面广场,以及整齐有序的大花坛。花坛里的植被碧绿,长长的塑料水管正在喷洒着泉水。甬道两旁竖立着二十四根大理石浮雕,上面雕着二十四节气的文字和图案,每个柱子的上方华灯璀璨。腾甲庄河从这里流过,曾经有人来这里扶着白玉栏杆看流水汤汤,指点着河中的尖嘴鲢怀念故乡。如今脚下的河水变得不再清澈,那座可供人们观云赏月的拱桥,已被无情地削平,成为广场的一部分。
  广场空旷,心也空旷。巨型母爱雕塑《大爱无疆》的建设已接近尾声。原来,这是故乡为打造全国母爱文化城市名片,建设以“母爱、敬母、回报母亲”为主题的母爱文化广场。这里的土地,原来是小山的北门位置,有一堵围墙,围墙外是一片农民开垦的菜园。春天的早晨,我时常会看到主人划锄浇水的身影。我也曾无数次光临这里,用相机拍摄过嫩绿的辣椒苗,纤细的小葱苗,金黄的油菜花,紫红的茄子花,还有满坡的葵菊以及叫不上名的小花小草。眼下,我漫步在母爱广场,感受母爱的博大,无法找到被小山花草重重包围的丰盈温润的感觉。小山的影子如影随形,萦绕眼前,每一朵小花的姿态,每一只蝴蝶的行踪,每一寸泥土的纹路,每一粒随风摇落的露珠,每一缕跃动在草尖林际的霞光,都灿烂在我的记忆里。
  是的,一个人的行走,总是适合回忆的。那些消逝的事物,会随着暮霭、月光和孤独的脚步,一起复活吗?
  那一年,我与小山结缘,心也变得温润香甜。
  记忆中半山腰的小路两旁有茂盛的栗子树,我亲眼看到这些粟子树发芽,开花,结果。我温润的心感受着栗花的朴素的美感。栗子花开得比杨树的“毛毛虫”漂亮,它更清纯柔嫩,它落地无声,却芬芳了我的四季。
  不远处是一片槐树林。每年五月,下过一场春雨,槐花就纷纷扬扬地盛开,笼罩了绿色的灌木丛暗香浮动,蔚蓝的天色里溶入它的莹白。有月的夜晚,可以坐在大槐树底下望月怀远,可以听天籁的声音,也可以想象月圆时的故事。一阵清风拂过,槐花落蕊无声,如醉如梦。
  右手边上应该是有几棵大松树的。倚在松树上往外看,可以看到远方的风景,和踽踽独行的身影;山脚下的人往上看,也能看到这棵大松树像男人的影子,那么亲切伟岸。松树下曾经有两块平板石头,我在心里给它取名叫“谈古论今石”,坐在这石头上,啃面包喝牛奶,可以让心灵回到宋朝,可以谈诗论道,可以听蛐蛐和布谷鸟的鸣叫。
  记忆是锁不住的天,脑海里满是昨日的美丽场景。可是,现实留不住美好,一个人的力量就像空气中的小水滴,那么微不足道。身如浮萍,无法力挽狂澜。眼下,再也找不到那些粟子树、大槐树、大松树和遍地野花了,那两块带着体温的原始石头也不知身在何方。眼前,工人们正在加班加点垒砌着崭新的石阶,推土机挖掘机震耳欲聋,将坑洼的小路填平,不肯留存一点一滴原来的痕迹,我不知道这是自然的悲哀,还是人类的伟大!
  还好,那片小水塘还在,水塘里的水远非先前清澈见底,那仅存的一湾水,就像一位老者浑浊无神的眼睛;旁边的芦苇岸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容颜,满地枯黄,一如冬天的残败;那根供观测用的水泥柱还在,掩映水泥柱的那些花草的种子早已四散为家了吧?
  我静静地在小水塘的四周徘徊,记忆也带着往日的露水晶莹夺目起来。这里是适合拍日出日落的地方,适合闻花香的地方,也是适合比赛吹芦笛的地方;这里也许曾经有过很多浪漫的故事,也许很多浪漫的故事在这里变得忧伤;这里曾经有过善良的人,小心地捡拾起被人折断的康乃馨,轻轻俯身放在清澈水塘里,给它生命之源,给它阳光雨露,任它自然生长。这里还散乱地生长着几块石头。春天,石头间着嫩绿;夏天,石头藏着曙红;冬天,石头裏着雪白。那个可以储藏“小地豆”的石洞也还在。“小地豆”曾经是最美的梦,带着童真童趣的幻想在这里留连,如今随风消逝。曾经还有人深情地种下几粒石子,期待着石子也会开花。伸手摸一摸石洞里面的小石子,感觉它们是那么孤独无助,静守着无望的结局……
    站立在小水塘边任思绪漫延很久,我不愿意离开,我生怕我的双脚一离开这里,仅存的小水塘瞬间也会消失殆尽。
  小水塘的旁边原来还有一座被花木浓荫笼罩着的山房。如今已不见了踪影。那时候,很多个清晨,我都会踏着露水走到这座山房,看初升的太阳照耀丛林,摘熟透的野草莓,咽下一丝酸涩的甜美。小路通幽,山光明净,鸟儿歌唱,深潭倒影,更使人觉得心境空明,我不由得会吟诵起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音。”我甚至把那座山房当成了我心中的禅房。如今,一片枯寂,唯记忆生动。
  广场尽头,原来的南大门,围墙也早已不复存在,那左右成片整齐的松林都成了新建的广场。大门外那片地,有农人来耕作,曾有人在它里面赤足行走,与土地母亲最亲密的接触。由于天气干旱,入春以来一直没有雨水的滋润,也变得干裂无情。
  远处,灯火通明,远方的铁塔,隐入暗夜的朦胧里,从此不愿浮出光明吗?
  我的心隐隐作痛:那些勤劳善良的农民呢?那位倾心土地的诗人呢?那些美丽的自然风光呢?
  在曾经的小山上久久伫立,久久凝望,久久回忆。夜色已晚,夜风已寒。我不知道,有多少往事还可以重来?有多少风景正在远逝?
  怀念就这样与日俱增。怀念小山,怀念有小山相伴的时光。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和评论两栏必须填写,邮件可不填)
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乳山书画艺术网 大地飞歌文学网 乳山信息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本站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更多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9-2017 于月奎书法艺术网 www.yuyuekui.com.cn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32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