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者动态
  • 书法
  • 绘画
  • 摄影
  • 散文
  • 随笔
  • 诗歌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张家界游记
    作者:于月奎   ‖  发布时间:2009-3-3  ‖  查看3005次  ‖  

    张家界游记

    于月奎

      伴着朝霞冉冉升起,我们一行十人乘车五十分钟,穿越崇山峻岭,穿越千米隧道,来到了向往日久的张家界森林公园,抬头仰望,我的心激动万分,狂跳不已,我突然明白了从小到大看到的只能称为山,称为丘,而这里才是“峰”啊!一座座,一排排,如士兵,如神柱,如宝剑,直插去霄,巍然屹立。远处,看白云缭绕,听哗哗流水,给张家界的峰更增添了灵气与生命。

      亿万年来,由于地壳的变动和流水的切割,形成了其与众不同的巨型石头峰,似石匠手工雕琢,似神斧层层劈下,令人实在难以它的形成过程,即使在满目只有黄石,不见泥土的情况下,这里的峰,每一座都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被绿树环绕点缀,那郁郁勃勃的生机,更加显示了大自然的神奇!可谓鬼斧神工了!

      有人说张家界的山峰三分看七分想,一点也不假。而这里每一处景点,都被人们形象地命了名字,让人感觉这每一景点的形成故事都是真实的。你看那“石船出海”、“仙女下凡”、“千里相会”、“金鞭岩”等等,这些名字生动形象,融自然与人文于一体,令人叹为观止。

      第一天,我们就乘天梯直达海拔一千零八十米高度的袁家界,这里号称森林公园的后花园,这里面积广大,景点众多,仅工作人员就有三千多,土家族人口也有上千人生活在这里,他们做生意,搞养殖,开垦田地,真如“天上人间”。这里的“天下第一桥”的高度是三百八十米,宽度一点五米,长度三米,这桥夹在两峰之间,四周悬崖峭壁,让人惊心动魄。“后花园”里油菜花金黄,稻田碧绿,梨花雪白,上千种叫不上名字的树木郁郁葱葱,杜鹃花一片火红。

      晚上,我们住在了山顶上的宾馆,能在千米高的山顶上吃住,有生以来我还是头一回,心情激动万分。我很奇怪这些土家族人是怎么生活在这里的。

      下榻山上酒店后,我们同行的几个人顾不得休息,手拿相机,穿过一条长长的蓠芭,来到了一户土家人家。

      呀!这户土家人的房子还真不小呢,独居着一大片土地,女主人很好客,顾不得做饭,放下手中的活计,就拖来小竹椅让我们坐下,好奇心还是让我们先参观了这幢老木屋。听女主人说老木屋距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是爷爷的爷爷住过的房子。整个房子没有玻璃,门窗都是木头做的;没有烟囱,单独垒起的锅台,并列放着两口大锅,锅灶下烧的是从山上捡不的木头,熊熊的火苗舔着锅底,浓浓的白烟从灶里向灶外冒,呛得人透不过气来;屋里没有天棚,木梁高悬,年久被浓烟熏成了漆黑;从黑色木梁上垂挂下来的是一袋熏肉,正对熏肉下方的地面有个灶坑,是用来烧火用烟熏肉的。这个房间太简陋,唯一值钱的东西算是一台十九英寸的彩电了。问及他们的经济来源和生活情况,她说她两个孩子都刚成人,她在山上种点地,喂了一头猪,老公在山上干点零活,年收入也就二千元钱,他们还算一户贫困人家吧。

      暮色降临,我们告别了女主人,回到我们下榻的山上酒店。导游告诉我们说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要离开袁家界的山头了,我们晚上难以入眠。

      晨曦初露,我就随同一个摄影朋友带上相机出发了。远处雾气缭绕的山林,潺潺的小溪,袅袅的炊烟,都进入我们的视线,留下了一个个美丽的瞬间。

    离开袁家界,我们又参观了贺龙公园、天子山,下午我们乘索道登上了海拔一千三百米的黄石寨,当地人流传一句话:“不到黄石寨,枉到张家界”。看到黄石寨是很有分量的。

      在这里,整个张家界的山峰尽收眼底,三千武陵奇峰如三千士兵,巍然屹立,在山脚下看山的遥远变成了触手可及,如屏障、如士兵、如壁画,气象万千,美不胜收,值得一提的是,张家界山上的三千余种树林,高耸挺拔,直插去霄,水杉、水松的高度都在三十米以上,把张家界的山峰装点得郁郁葱葱,然而,去年冬天的一场罕见的,持续了两个月的冰雪,使一大批树林或连根压倒,或从中间截断,真的令人难以想像,大雪怎么会日积月累变成巨型冰山,把如此粗壮高大的树林压断?这一损失真是无法估量。看到这些可怜的树木惨遭自然的灾害,我心里倍觉可惜和无奈,不得不喟然长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厉害”!

      两天两夜愉快的张家界旅游在缆车徐徐的下滑中结束了,满载对张家界森林公园的了解和触摸,我的心情由激动复归平静和满足。走出张家界森林公园的大门,一步三回头,目光迟迟不肯收回,愿张家界壮观秀丽的自然风光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Copyright 2016-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于月奎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