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者动态
  • 书法
  • 绘画
  • 摄影
  • 散文
  • 随笔
  • 诗歌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随笔
    漂泊异乡的男孩
    作者:于月奎   ‖  发布时间:2009-3-3  ‖  查看2004次  ‖  

    男孩不小,二十又三,可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怎么也无法将他视为成年人。认识男孩,是几年前的春天,在一家盲人诊所里。这位没有人陪的男孩当时正打着点滴,看样子不象本地人。还是需要穿春秋衣的时候,可那男孩却只穿了件已经发了黄的白色的确凉衬衣,而且扣子都掉光了。裤子当然是补了补丁的,脚上的黑布鞋钻出了五全脚趾头。他瘦骨嶙峋,眼睛有些凹陷,可能是过度劳累没有休息好,也可能是被疾病折磨的。小小的年纪就这么遭罪,莫非是没爹没娘的孤儿?我想。
       
    于是,从不主动与外人打招呼的我那一刻显得非常冒失。
       
    唉,你是哪儿的?我禁不住脱口而出。
      
    我是甘肃来这边窑场打工的。
       
    一直没被人注意和理会的他此刻听到我这关切的攀谈,黯淡的眼神有了些许光彩。这促使我继续问下去。从短暂的交谈中,我进一步得知他出生在甘肃一个偏僻的、到处是黄土的小山村。那地方长不好庄稼,没有果树,更没有工厂,祖祖辈辈都靠外出外出讨饭、打工为生,由于吃不饱,那里的人普遍患有慢性肠炎,他自然也不例外。他还说他在家里排行老三,多年的饥饿和肠炎折磨的他生长发育缓慢。
      
    穷人的孩子懂事早。此话在眼前这位男孩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认证。为了维持生计,为了让家人填饱肚皮,他九年前就浪迹天涯,给人扛过包,拉过车,搬过砖,什么力气活儿都干过。他曾多次被老板克扣工资,几个月白白出力是常有的事。后来被人介绍到了乳山出同样的苦力,但这里的老板不错,每餐都让他吃饱的同时,每月还按时发给他400元钱的工资。这次肠炎又犯了,因需要100元的医药费,老板就预支给了他三个月的工资,说让他好好治病。我听了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我还问他,能常与家人联系吗?他说:能,每月工资一发,我们就写信,老板再将工资和信一并给我爸妈寄去,爸妈收到信后再回信。在交通和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真的就有这么一拨社会底层的人,不得不延续着那古老而真诚的勾通方式,让我为之感伤亦感动。
      
    他还说,他爸妈知道他体弱多病,不忍心让他出苦力,催他赶快回家,他隐瞒着病情给家人回信说,这里很好,累不着,肠炎再没有犯。说这话时,他打着点滴的瘦削的手动了一下,满目凄切,仿佛有晶莹的东西滑过。
       
    我再也抑制不住溢满眼眶的泪水,转身跑出了诊所。深深的同情攫住了我,真的想向他伸出援助之手,可又愧于当时囊中羞涩。
       
    后来,为了抹不掉的这次相遇,我又去过几次诊所,却始终没有再看见过那苦命的男孩。莫非他的病彻底好了?或者他已返回故乡?或者我与他没有缘份?总之,他只给我我一次听他说话的机会,使我甚至不知他姓什名谁,没容我给他一点点的帮助,就这样再没有了音讯。
       
    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那个男孩,我都感到酸楚和内疚。不知他如今身在何方,身体是否安康。站在男孩曾经打过点滴的床前,我心中一遍遍为他祈祷,希望他能摆脱病痛和贫困,快乐幸福地生活。
       
    我不知名姓的男孩,真的祝你一切都好,一生平安!

                  

    Copyright 2016-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于月奎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