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者动态
  • 书法
  • 绘画
  • 摄影
  • 散文
  • 随笔
  • 诗歌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难忘黄山民工兄弟
    作者:于月奎   ‖  发布时间:2009-3-3  ‖  查看1976次  ‖  

    难忘黄山民工兄弟

    于月奎

     

      黄山归来很久了,但黄山上的那些民工兄弟佝偻的负重背影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却深深铭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一直无法忘怀。

      还是乍暖还寒时节,我们来到向往已久的黄山景区。

      清晨五点,我们跟随黄山旅行团集体乘车,来到时了海拔1300多米的云谷寺,顺着长长的石阶徒步登山。高大的松树遮天蔽日,其他树木花草都还没有露出笑脸,山沟里还积着残冬厚厚的雪,所以一路上的景观自然有些单调,眼睛里的内容没有丰富起来,脚步也迈得不很轻松。一会儿工夫,只觉得两腿酸软,疲惫不堪,但既然选择了徒步,就没有回头路。再看看前呼后拥的其他游客,我们只能咬牙坚持。

      太阳渐渐升起时,我气喘吁吁地坐在石阶旁边休息,上面依然看不到天,下面却是悬崖峭壁。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呼哧呼哧”吃力喘气的声音,原来是一位挑山工,他肩上挑的不是水和干粮,而是足足有十米长的三根方钢,我们非常震惊,队伍的其他人员二话没说起身就上去帮忙,有的在后面顶着,有的在前面托着,总之都使出了全身力气,感动的那位民工兄弟直说:“帮帮忙好!帮帮忙好!”

      走过那段陡峭的石阶,稍作休息,只见他将长长的钢管一头搁在上面的石阶上支撑,再用左手的顶杆托住方钢的中间,后面依然扛在肩上,只是减少了很多压力,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才和我们答讪。

      这时我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蜡黄,眼睛凹陷,身体虚弱清瘦,然而颈椎的肌肉却是丰满凸出,象块大馒头,不用问,这当然是年长日久被挤压出来的颈椎病导致的筋骨变形了。

      这位民工告诉我们,他来自四百公里外的淮北老家,今年58岁,两个孩子,女儿已结婚嫁人了,儿子正在读高中,他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全靠他一个人在外面打工挣钱,已在黄山景区民工队干了十年了。

      我们问他肩上这三根钢管有多重,他说有二百斤。他要扛着这二百斤重的长长的钢管从山脚下登山,走四十八里远的石阶才能到达天鹅岭,那上面正在搞景区建设,而且还有时间限制,如果按时将钢管送到工地上,包工头才能给他发足额五十元的报酬。我们听了这些话,眼泪顿时溢满眼眶,万分心痛和酸楚,更多的是舍不得。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谁都不说一句话。

      这位民工兄弟似乎看出了我们的心事,安慰我们说:“明天我就不干这活了。”

      我们信以为真,支持他放弃这份苦疫,另觅出路,还介绍他来我们胶东找工作。

      他听后嘴角微微翘了翘,有一丝慰藉也有一丝惆怅,更有一些感动吧。

      稍作休息,他又在我们的帮助下,把这沉重的钢管挪到了右肩,艰难地、一步一颤地继续向上攀登。他告诉我们休息了这一小会儿轻快多了,他还用眼睛的视线告诉我们前在的景点叫“喜鹊登梅”和“五指山”,说此时我们才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要我们努力。我们深情地点点头,回头看一眼他艰难地身影,眼泪又止不住地流。妹妹的心肠更软,两眼都红肿了,她说:“姐姐,我再也不来黄山了!”

      我为妹妹的慈善心肠感动。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一处“加油站”,实际上是休息就餐的地方。我们一齐坐下来把身上背的干海产品、鸡蛋、面包、牛奶、火腿肠等全部拿出来吃。正吃着,看到后面涌上来一大批挑山工,上上下下象赶集,有的挑方块石材、有的挑两大袋水泥,有的挑两桶涂料,这些人尽管瘦弱,但年龄都还年轻,走起路来没有象那位老兄那么吃力。我们把对虾干分给每人两个,也算是把家乡的特产让他们分享品尝,他们很高兴地接受着。

      正吃着午餐,先前的那位民工老兄也赶上来了,我感叹于他负重前行的速度,我们让他放下来休息一会,他笑笑说:“就在石阶上支撑一会儿吧。”我和妹妹不约而同地送给他面包鸡蛋和矿泉水,他身上的两个布兜都被我们塞满了。面对我们的盛情,他一直不停地说谢谢。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继续攀登。这迢迢的石阶何时是个尽头?我们没走多久,又累得双腿打鳔,只好走一会儿歇一会儿。

      那位民工兄弟再次跟上我们时,手里多了一根登山的拐杖,只听他气喘吁吁地说:“好心的姑娘,你们帮了我大忙,我把这根捡来的拐杖送给你们,用上它登山就轻松多了。”

      不管是否会减轻登山的困难,好意难却,我们还是真诚接受了他的心意。

      后来的路程,我们尽管没有用得上那根拐杖,但我们不再喊累,是那位民工兄弟的心支撑我们一直走下去。

      中午十二时许,我们终于胜利到达终点,到达最高的建筑卫星转播塔,也看到了黄山云海,感受到了山顶如期而至的降雨和精彩神奇的雾海,我用相机镜头摄下了无数个精彩神奇的瞬间美景。

      从黄山民工兄弟身上,我读到了他们的艰辛渴盼,读到了他们的伟大坚强,我想到了助我们登上山顶的“拐杖”和“阶梯”,甚至想到了畅通无阻的宽阔马路,想到了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这些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工程建筑,不正是农民工兄弟月月年年用心血和汗水铸成的“钢铁长城”吗?

                  

    Copyright 2016-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于月奎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